呜呜呜~我是烧0被同学知道了,怎么办在线等很急

就昨天晚上,我们群里在那集体发病,但因为那个游戏群里有一个我同学,所以我不能融入他们,后来,他们开创了一个新群,我和他们在那个群里一起发病(就你懂的那种)一群大烧0在那分享自己平时的那个经历,然后我那个同学用小号进群!关键我还没发现!!!他甚至用一些词汇来吸引我!!!我甚至还回了他!!!(本人和他平时算是很好的兄弟了)

呃,“那个经历”是指……?

就是用小玩具的经历

那这边建议您换个星球生活呢

性癖并非是什么值得遮遮掩掩的事情
将其遮挡起来的人反而最可耻
现代人穿衣服穿出疾病来了,看那些原始人不都袒胸露乳的,也没见谁受不了了
花能被公开插在花篮里,蘑菇能光明的长在树干上
我们却不能当众把裤子脱下来
无论是你,我,还是大多数人,都多可笑啊

2個讚

有些人还把这些遮掩的行为用“物种”“文明”“开化”等词汇来粉饰
不过是几个臭皮囊,这么劳神费心倒也不必

1個讚

正确的,但我依然要换座城市

1個讚

虽然说xp之类的东西私下倒是没什么可遮掩的,但是从事实上来说没有限制会导致更多问题,这些都是以前的人遇到过的事。当然法律在这方面的下限其实真的很低,是人自己决定要怎么穿的,我个人还是愿意适当多穿,毕竟衣服比千篇一律的肉体好看,而且保暖(

我有一个同学,混社会的,他交过几个女友,甚至会在宿舍分享ox经验(确实让人受教育,毕竟有许多注意点来自经验)。大家都不会公开说什么的,放轻松吧,大不了承认就是了(我的形象早就变成r18画师了,悲(

跟好朋友说说倒还好,跟别的一些人(父母,长辈,小朋友之类)说的话就显得有些ex而且不尊重吧

我认为这些问题产生的根本原因还是在人们将性赋予了额外的含义,你在平时的时候不会随随便便就杀一个人,因为你的心中有一杆秤
性也是一样,每个人的心里都有属于自己的那一套标准,但很多人的标准从客观真理上讲,存在错误
错误是什么?是有违本心
你没有完全否认我的观点,但却不敢跟从,完全脱下裤子,我这个观点的提出者则更是讽刺,一样的不敢脱,这都算有违本心,我摸到了真理的边际,却又不肯深入探寻实践,我感到羞辱和愧疚,因为我的嗫嚅
所以有违本心是什么?是羞辱和愧疚的内心波动
我笃定且一志不回的认同这个东西,去做了,无论他是否违背什么世俗,那我都是立大功德
我隐隐约约知道一些东西是错的,却依然去做,还要勉强粉饰,无论是否收到什么旁人的赞扬,都是造大孽
只要我确认我做此事不会产生一丝的犹豫和后悔,那他一定是正确的
我以我的个人标准杀了一个人,我高兴就是为民除害,我愧疚就是罪该万死,即使那个人用世俗标准来评判可以被称作十恶不赦,我杀掉他有一丝后悔也会成为和他同等的恶人
即使那个人用世俗的标准来评判是个大善人,我杀掉他毫无犹豫我也就成为大善人

1個讚

很有趣的论断,虽然有些右倾唯心主义的调调
我想起来高铭有本书里有差不多的观点,我去找找看

8a27591911935c03f428a681a9a3147
e77389888beeb62dfe5fa668b0a7561
3a3094d261eb83c05173306cad37625
4c598c7e63e510079032a39f10e6b1b
8fb6b5abebc3752b05713a8dfda42a2

如果真正平等的对待性,那我们自然不会轻易的和那群人谈起这个话题,但自然在需要的时候也不会闭口不谈
就像吃饭,你不会对街边随便一个人高喊我饿了我饿了我饿了,也不会在真正饿肚子的时候把自己锁在房间里羞辱的偷偷的吃一些垃圾食品
性也一样,该放在台面上的时候不能遮掩,不该放在台面上的时候强行拿出来也向胡乱喊吃饭一样不会受到过度的鄙夷

1個讚

你说得对啊(赞叹)

问题不在于个人。
现代社会,伦理与价值同生共死。假如性没有后果,人们便不会为它立下规矩,正是因为各种行为带来的价值不同,才必须立下规矩。事情不能单以你我个人的想法去决断,至少在你我不是君主之类的情况下不能。一点小事情暗含的连锁反应绝对能让大多数人陷入黑暗森林。有些事情人们不做不是因为个人不敢,是因为集体不敢,集体不敢正是历史的验证。假如科技让任何行为不能对任何组成社会的主体个体造成损失,我同意删除伦理与法律。这种集体认知的不同,正是行为的价值——生产力的不同导致的。如果你我的议论是在报纸上,那么一定会用不同的话语。我们的一切始终都是被自己和周围所定死了的,哪怕自己的认知再不同,那也只是周遭与自我作用的结果罢了,在一切发生之前就已注定,行为的价值由命运评判,假设本就是一种必然。总的说来,我不做,是因为我与人类大群认为这样做的价值小于损失而已

如果按目前世俗标准,我是一个唯心主义者
但我现在真的想干掉那个最初将唯心主义和唯物主义分家的人
如果我相信唯物主义,相信目前所见,那也是我的心在相信,我的心在定义
所以一切思想皆唯心,向下可以有分支,但逃不开唯心的这个总览

只能说吧,从我的研究来看,在客观物质面前面前没有什么人真的能做出改变,自然的,人文的,当所有的人都依靠与自己或外界相作用而行动的时候,人的命运也便注定了。
我已经研究到了唯物主义的尽头,现在面前是命运的铁壁。除了将它作为心理安慰,解释一切以外,倒也就只有思维方式有所帮助了。

人心亦在客观世界的变化当中,没有人能脱离客观世界(无论已知或未知),那么唯心主义就只是一个数十万年的泡影,它一定会在,但它从存在的那一刻起就逃不出物质的牢笼。

在这开始辩论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