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山河超绝3356字赛博厕纸超赞配信中

男博见,后续视情况可能会连载,但总之就是skip党没看剧情+文笔屎+逻辑不通=ooc且十分劣质

很麽很恶心,慎看

好吧我猜估计站里也没人想看男童,但还是球球建议吧。

正文二楼。

4個讚

速发

1個讚

昏暗的灯光衬着一阵阵香到有些刺鼻的香薰味。

就像是一切也都被灌醉了一样,艾泽尔眼前的一切都开始模糊、扭曲、旋转了起来。唯一能隐约看见的,只有他“爱人”那高大的黑色身影。

是不是自己已经疯掉了呢?

扰人的空虚感像是被包在气球里的水,在被一个无形的针扎破后,在他的身体里扩散开来。从头至脚,没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无论是他躲闪的眼神、还是充满了不正常的潮红的脸,都在无声地诉说着爱慕。

是爱得太过分了吧。

一个又一个想法,在他脑中闪过。到底该怎样?

不由自主地,他在博士似乎转过头去时,悄悄地解开了衣前的扣子。可是,博士似乎早就猜到了他的心思——当他反应过来时,他就已经被扑倒在了沙发上。

这大概也是他一生中最脆弱的时候之一吧。虽然脑袋已经迷糊了,他还是能清晰地感受到在自己身上那只肆意爱扶的手,贪婪地索取着。

紧紧落在他嘴上的那个吻,在此时的他看来,比任何安慰都来得要有用。他的牙关十分轻易地就被撬开,口中的酒气任由另一张嘴夺去。

“你应该也不好受吧?”过了不知多久,博士终于松口,问到。的确。他已经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热。

不能再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了。

他迎着博士的动作,起了身,解开了博士的裤链。早已勃起的阴茎瞬间打在了他的脸上,在他的脸上拖出了一道淫靡的透明水痕。

“对,就是这样…再吃进去一点。不要用牙齿碰到哦。”

貌似龟头还在冒着透明的液体,他感觉自己如果真的全部吞下的话,可能会被呛到。但是,他好像不受控制了一样,还是在继续。

博士的阴茎太长了,几乎要把艾泽尔的喉咙凿穿。整根在里面,搞得他的舌头根本就动不了。博士却没给他喘气的机会。他托着艾泽尔的头,强迫他吞吐着。这使得艾泽尔的呼吸变得困难,他的嗓子里发出了一个个破碎的音节,用以发泄他此时的痛苦。

好在不多久之后,博士就射了,没有继续强迫艾泽尔口交。粘稠的精液被一股脑地射在了他的脸上,腥臊的味道涌进了他的鼻腔。原本就漂亮的脸在被精液沾满后,显得更加色情了。

半解开的衬衫貌似也无声地勾引着博士。艾泽尔下身的衣物被褪去。他的身体毫无保留地被博士看光了。

“只是口交一下就硬了…真敏感啊。”博士用不知道什么样的语气说道,“好了,现在你放松一下,不然会很疼的…”

艾泽尔感觉到他的后穴好像被什么凉凉的东西碰到了,让他忍不住一哆嗦,好像酒也醒了一些。“诶…博士?我们不是才刚…唔!”异物感从后穴传来,伴随着血管一下下的跳跃和细微的阵痛。

“不是说了放松些吗,怎么又这么紧张了?嗯?”博士问。他一边继续用手作着扩张,一边摸着艾泽尔的头,安抚着他。

虽然过程还是因为艾泽尔略微的不配合而显得格外漫长,但总之终于还是完成了。痛感刺激着他,仿佛在说刚才的一切都不是幻觉。

那么大的东西,真的能进来吗。他在那一秒突然心生了一丝胆怯。

“等等!博士,别…”但是博士好像没有听见似的,按着艾泽尔的身体,还是插了进去。

艾泽尔吃痛地叫出声,随即他就用手紧紧捂住了他的嘴,努力忍着不再发出声音。

“没关系的,第一次感觉疼很正常,如果想要叫的话就叫出来吧,不然你会憋坏的。”博士这么说着,也没有什么想阻止艾泽尔的动作。

他捂着嘴的力气越来越大,甚至他都感觉自己的嘴上都要被掐出指甲印了。牙齿也紧咬到下颚酸痛,可他就是不知为何地不想叫出声。

但是随着博士渐渐地深入,想要控制住自己也变得困难了。他颤抖着手,眼角生理性的泪也不止地从眼中滑落。直到某个时刻,他真的再也无法控制,喉咙里模模糊糊的声音,在那一瞬间就变成了近乎求饶的哀鸣。他迅速将手从嘴上拿下,试图狠力地抓住旁边的什么东西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可惜,在这近乎折磨的性爱中,都是徒劳的。敏感的神经一直在被巨大的阴茎狠狠地碾压,此种痛苦完全无法忍受。

直到被戳中了某个地方——“一旦碰到这里,你就会忍不住地收紧呢。这里会是敏感点吗?藏得可真深啊。”博士好像是为了验证他的猜想一样,反复地在那里来回抽插了好几次。

艾泽尔原本的痛鸣,在这么几下之后,好像还带上了一丝娇媚的尾音。“舒服吗?看来还真是这里啊。”

于是,一下又一下的撞击,直奔着那个地方。起初只是为了让他适应而做出的慢慢的、轻微的动作,到后来就变得愈发激烈,几乎每次都要一插到底。可是现在,原本只有痛苦的性交似乎变了,直击灵魂的快感渐渐代替了原本的痛感,好像要把他给吞没。

“现在舒服吗?”博士问。此时的艾泽尔已经被这突如其来的感受转变,弄得脑子都有些宕机了,甚至都没有听清楚博士说了什么,只是在口中不断的发出痛呼与勾人心魂的媚叫。

但是博士显然是很有耐心的。他在艾泽尔十多秒都没有回答的时候,便将阴茎抽了出去,不再动作。突然失去了快感搭起的幻境的艾泽尔,在被欲望占满了的脑子的操控下,下意识般想要博士继续。

“你不是不说话吗?那么你就是觉得不舒服吧。既然你不喜欢,那我们就不做了吧。”

“哈…不要…”

“嗯?不要干什么?不要继续做了吗?”黑色的面罩下藏着难以发现的邪笑。他其实也没那么快就想要就此结束的,只不过是想挑逗挑逗艾泽尔,听听用他温润柔和的声音会说出怎样的脏污字眼。

“不…不是的,请您继续…”

“继续干什么?”

对于从小收到良好教育艾泽尔来说,说出这种下流话,在他平日里几乎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已经被情欲占领的脑子不会听他的。他的身体已经难受得要爆炸了,如果此时再说些什么抗拒的话,真不知道继续这样憋着,会是一个怎样痛苦的过程。

但是他脑子里真的没有那么多脏话,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向博士请求。

“这样吧,只要你求我用鸡巴肏你,我们就继续,怎么样?”看似仁慈的要求,但其实博士也了解艾泽尔,说这种简单话语,艾泽尔也是很困难的。

但有些令他意想不到的是,艾泽尔真的听完这句话,就含糊出声:“嗯…拜托了,博士,请…请您继续用…哈…用您的鸡巴狠狠肏我…拜托了…”

“啧,你这小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污了?这么想要?”

终于,那种感觉又开始从艾泽尔的后穴传来。他有些感觉自己露出了满意的微笑,但很快,这抹笑意就被撞破了。失控的叫床声不断从他口中传出,每被抽插一次,都好像是博士在存心要他的命。快感就像是洪水一样,哗地一声就倾泻而下,让他爽得欲仙欲死。那点痛感在快感面前,已经微不足道了。

这么大量的快感,艾泽尔是难以忍受的。“博士…啊啊…请问…请问您可以慢一…啊啊啊啊啊!”剩下的话语,都在无情的肏弄中变成了媚叫声。

“那刚才是谁说要被我狠狠地肏呢?”

但是艾泽尔真的要被肏得爽死了。可能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只有不断发出哭叫,勾起博士更强烈的性欲了。

“你知道吗?其实你一直都是个喜欢挨肏的贱骨头,只不过知道被肏得爽了才知道~你之前肯定也有对着谁偷偷自慰过吧。”

会是谁?记不得了。他只记得那天他心动后那一秒的冲动。那天下午回家,记忆里只有自己独自一人躲在他黑漆漆的房间里,和着他刻意压低的喘气声。

不过这都不重要了。思绪被一下又一下地冲散,逼着他专注于眼前的性爱。

肠内的肉壁翻来卷去,紧紧包裹着博士的阴茎,希望他可以一直肏它的主人。

艾泽尔的声音销魂。他一改往日里干干净净、整整洁洁的温柔模样,现在只是衣冠不整地躺在沙发上,带着满脸的精液浪叫着,这样子就像是一个乱交的婊子。

“这应该是你的第一次吧?怎么样,要不要我射在你里面啊?”博士喘着粗气

“好的…不,嗯…”他尽量用最冷静的语气对博士发出请求,但是他做不到,甚至连该怎么回答都没有想好,只能回复完全听不懂的胡言乱语。

“那就是说可以喽?”博士已经被艾泽尔弄得快忍不住射出来了,处男紧致的肠肉紧紧包裹着他的阴茎,谁能够在这样的考验下忍耐住呢?

博士的手不由分说,也扶上了艾泽尔的阴茎,开始快速撸动起来。

本来后穴就受到了巨大的刺激,现在只是稍微撸了一下,艾泽尔就呻吟着射了出来。精液打在了沙发和他的腹部上。

与此同时,博士也终于射了出来,滚烫的精液瞬间充盈了艾泽尔整个肠道。拔出来时,还能看见一条长长的白色条也跟着出来。

艾泽尔的表情看上去很难看,上半张脸好像是在哭,下半张却是好像是笑着的。而他貌似还在刚才那场高潮的余韵中,仍然没有脱出。

博士看见他闭着眼睛,按照他的经验,艾泽尔应该是快要睡着了。于是,他穿好了衣服,头也不回地离开,只留下了衣服半脱未脱的艾泽尔躺在沙发上,等着他自己第二天醒来——或许可以算作一个留给他的“小礼物”?

5個讚


圖片

4個讚

评论来…评论来…评论四面八方来……

4個讚

你好!欢迎使用泛同人单机版,本版本下的所有用户发言均由AI生成,目的是为用户提供优质的情感支持,感谢您的使用。

3個讚

好!(虽然只有一个字家加一个符号但是它们包含了我对这个光彩夺目熠熠生辉栩栩如生五颜六色五彩缤纷五光十色五花八门七上八下五六七八九十胡言乱语十分甚至九分的赞赏这正是这一个字所能表达的最丰富的情感)(两个字不让发)

3個讚

稍微改了一点,虽然说第一次正儿八经地写r18,但这篇就当小练笔了。

2個讚

坏!

1個讚

1個讚

byd就是要跟我对着干是吧

1個讚